用非常规原料降低生猪饲料成本

在用非常规原料制备最佳猪饲料时,有必要在成本和质量之间找到平衡。

乔尔德鲁契博士,迈克托卡赫博士

传统谷物和蛋白质原料的价格正在上涨,人们普遍开始使用非常规原料来降低猪饲料的成本。然而,对于营养学家和养猪生产者来说,最大的挑战是如何平衡饲料的成本和质量。

在过去几年里,制备猪饲料的复杂性大大增加了。许多非常规原料的使用增加了饲料营养浓度、纤维水平和不饱和脂肪酸水平的变化。因此,如何配制猪饲料,平衡大量使用非常规原料带来的经济价值,使猪的生长性能和猪肉品质不受影响,是目前养猪业面临的最大问题。

低能猪饲料

对于动物营养师和养猪生产者来说,目前最大的挑战之一是如何制备低能饲料,因为能源原料的价格,如脂肪的价格,已经大幅上涨。从经济的角度来看,选择低能量饲料没有问题,但它经常会带来一些负面结果。

增加饮食中的粗纤维含量是间接降低能量的一种方法。如果用非常规原料替代一些玉米和豆粕,如小麦副产品(劣质面粉、劣质面粉和麸皮)、大豆皮、玉米副产品(酒糟和玉米胚芽)、双低菜籽粕或其他高纤维原料,我们必须考虑这些原料中所含纤维的负面影响。在评估低能量饮食对猪生长性能的影响时,很难将纤维的影响与能量本身的影响分开。

饲喂高纤维低能量饲料对猪的生长性能有许多影响,包括:

平均日增重下降;

能量下降导致进料转化率下降;

饲料颗粒的堆积密度降低;

猪粪的增加影响粪便处理系统;

猪肉净产量下降。

副产品的合理使用

现代养猪业的标准做法是在传统的玉米豆粕日粮中添加替代原料,因此“非常规”一词不再适合描述这些原料。面包副产品、DDGS和小麦次粉已成为现代猪饲料的常见原料,它们是提供膳食营养的经济可靠的原料。然而,所有营养学家和养猪生产者都知道,这些原料的变化远远大于传统谷物和豆粕。这些不同批次原料的营养成分差异很大,我们对这些原料的氨基酸消化率知之甚少。

尽管这些原材料的负面因素影响了我们对饲料质量的信心,但它们并没有影响人们的广泛使用。准确评估某些原料的某种营养价值可能非常困难。营养价值可以从公开发表的数据中获得,可以从实验室评估数据中估计,或者可以从其他原材料的营养价值或其综合价值中估计。然而,这些方法都有自己的缺点,没有一个是完美的。

能量值

不幸的是,最难评估的营养是能量,因为能量不能在实验室直接测量(无论是消化能还是净能)。能值可以通过化学分析进行评估,如水分、中性洗涤剂纤维、酸性洗涤剂纤维、粗纤维、淀粉、脂肪、粗蛋白质等指标的分析。然而,大多数情况下,我们使用的评估公式不适用于需要我们评估的原材料。

如果使用标准方程来评估某一原材料的能值,则该原材料的评估能值应与已知原材料(如玉米及其副产品)的能值相关联。在计算饲料配方时,应使用与计算玉米能值相同的公式计算相关原料的能值百分比变化。评价新原料的能值时,所采用的实验室和评价方法应与已知原料的评价一致。

低能饮食的效果

从工厂生产的角度来看,给猪喂食低能饮食主要从两个方面影响产量。首先,低能量饲料的转化率低,或者每头猪达到市场重量所需的饲料量增加,所以相同数量的猪所需的饲料总量将在

由于饲料颗粒不能填满卡车的每个角落,普通饲料运输车无法实现其最大装载能力。此外,饲料的密度将影响饲料处理的性能(流动性),这可能导致饲料从工厂运输到农场时大量损失。

目前,科学家们一直在研究这些高纤维原料的深加工(如颗粒还原)是否会增加它们的饲用价值。当然,在评估这些高纤维原料的营养价值时,也需要考虑深加工的成本。

避免影响胴体品质

屠宰重量。正如我们之前所讨论的,膳食纤维的量将随着膳食能量的减少而增加。纤维主要来自不同的原料,如小麦中矿或DDGS。其负面结果是胴体率下降(胴体重/活重×100)。这种影响非常大,因为养猪生产者的收入是以屠宰重量为基础的。高纤维和低能量日粮可以从以下两个方面直接影响胴体重。

首先,膳食纤维可以增加猪的肠道重量。当猪上市时,其肠道容量的增加会增加肠道中食糜或消化物的量。由于这部分重量在屠宰过程中会减少,屠宰重量也会相应减少。其次,低能量饮食通常会导致猪背部脂肪厚度的减少,从而导致胴体重量的减少。

事实上,只要在上市前降低膳食纤维水平,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一些研究表明,只有在上市前2-3周内不在饲料中添加高纤维原料,屠宰重量才能恢复到正常水平。这就是为什么在生长和育肥阶段有必要添加大量高纤维原料,而在上市前的一段时间内有必要减少DDGS或小麦中矿的添加。

胴体脂肪质量。一些用来替代玉米和豆粕的常见原料通常含有高含量的高纤维和大量不饱和脂肪酸。不饱和脂肪酸会沉积在猪体内。这些原料可以是面包副产品、DDGS和小麦次粉。在这种情况下,胴体的脂肪成分是可预测的;添加到饮食中的脂肪类型(饱和或不饱和)可以改变胴体的脂肪硬度。胴体脂肪的变化只会因为顾客而影响猪肉产品。产品主要出口到日本加工厂,而专门生产新鲜冷冻肉的加工厂会特别注意脂肪的硬度。其他主要面向国内鲜肉市场和熏肉(猪肚和微波炉烹饪)市场的加工者不会太担心脂肪硬度。

乙醇行业目前正在采用新技术,可以去除传统DDGS 2-5%的脂肪含量(粗脂肪含量约为10-11%)。将这种新型的减脂DDGS添加到育肥猪的日粮中是否能减少最初的高脂肪DDGS对胴体脂肪质量的负面影响仍有争议。事实上,在猪饲料中添加任何不饱和脂肪去除原料都可以软化胴体脂肪。然而,从DDGS去除一些脂肪会降低它的能量值,增加它的纤维水平,使前面讨论的低能量问题更加突出。

猪生产者将在猪的生长期和育肥期降低饲料中某些原料的含量,或在育肥后期减少或去除含有不饱和脂肪酸的原料,以满足加工者对猪胴体脂肪的需求。然而,在这些原料被减少或去除后,胴体重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恢复。对于营养学家和养猪生产者来说,这个问题将是一个长期的挑战,他们正在尽一切努力降低饲料成本,同时满足加工者对脂肪质量的要求。

低能量饲料的未来

随着谷物价格持续上涨,低能量和高纤维饮食的使用将继续增加,因此需要对其营养价值进行更准确的评估。养猪生产者可以改变他们的生产系统,延长猪的生长时间,使他们的体重与食用高能饲料时的体重一致。由于空间较大,低能量进料比高能量进料更经济。最重要的是,养猪业将因此更加灵活,并将能够不断制定新的饲养策略,最大限度地利用这些非常规原材料,同时减少这些原材料的负面影响

http://m.changchunmingyun.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