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祖国征文】壁山上的村庄

当然,说璧山是我的家乡是对的,但我的家乡不是璧山。我父母口头上说璧山,但写璧山。我不知道写作风格在哪里,它是绿色的吗?西南和贵州的大部分山脉都是绿色的。我把它写成一座墙山,主要是因为我家乡的山真的像墙一样陡。墙的特征是它的特征。

说璧山是山脉,说璧山亮子完全符合事实有点夸张。如果以河流为界,璧山的淠山梁从乌江支流惠塘河向东延伸到我们居住的山顶,然后经过思南的岗邦岩、木佛岩、唐家山,到达乌江的另一条支流柳池河。委婉地说,璧山就像一道彩虹,分别在乌江的两条支流上取水。坦率地说,璧山就像一把斜弓,乌江及其支流就像弓弦。

我的祖先从四川省酉阳县兴隆区的小溪出发,应该从乌江下游的龚滩进入贵州,最后定居在乌江上游可以看到的地方山墙。当他们第一次到达这座山时,他们看到玉米茎很高,可以盖一个棚子。此外,绿色酒吧树上的种子又大又满,它们可以烤葡萄酒。枞树非常茂密,所以他们定居下来。事实上,这是一片贫瘠的土地,江西和四川的拓荒者占据了所有的好地方,所以他们不得不在那里定居下来。

我的祖先首先用冷杉树建造了一个简单的小屋。它在20世纪40年代中期被一场大火烧毁。然后他们又建造了另一间小屋,但是它在1956年被另一场大火摧毁了。这就是我们两个男雇员中的一个所做的。他想试试看他能否用干向日葵茎烧掉房子周围的树皮。然后,怀着难以言喻的负罪感,二贡带着他的三个儿子去了一个叫清帮堡的地方,想找一个盖茅草屋的基地。我的曾祖父带着他的侄子建造了第一座瓦房,而大公带着他的儿子建造了自己的茅草屋。

我父亲有四个兄弟。虽然我父亲不是生活中最年长的兄弟,但他已经成为幸存兄弟中最年长的。他的三个兄弟分别是凯叔叔、香叔叔和刘叔叔。1964年,他在城头建了一栋房子,这是我们村的第二栋瓦房。在我的记忆中,璧山黄家最初的几栋瓦房是我曾祖父建的房子,父亲建的房子,大公爵两个儿子高叔叔和明溪叔叔各自的房子,开元叔叔的房子。这也是我父亲作为长子的后裔带头的结果。

第六栋房子是我六叔刚刚建造的。它建在附近的山湾。它建在他的私人地块上。后山仍然是冷杉林。房子前面的田地变成了一座庭院水坝。庭院大坝旁边的枫树被留了下来。

第七栋房子是我叔叔凯建的。他的长子和次子住在里面。在他家和高达波家之间,据说基金会是吴家的基金会。他的长子是吴家的女婿,他向吴家申请了基金会。地基后面是高达波的菜园。兄弟俩交换了一个地方。

第八栋房子是高达波的大儿子李玉萍建造的,他去了另一边的田湾。高达波的二儿子安子紧随其后,建造了第九所房子。直到开元叔叔的儿子张某盖了房子,湘叔叔的儿子黄李文才盖了房子,璧山黄家最多的时候,共有十一栋房子。此外,老船长的儿子,大木匠,在水井沟附近建了一所房子。第二个木匠盖了一栋房子,这是对苏尔三良和王老科兄弟的不敬。他们总共有16栋房子。此外,沃肯天家族这边还有三间瓦房,冬水田黄家族有两间瓦房,香家族有一间瓦房,璧山村有22间瓦房。

水井沟的第二个木匠装修好房子后,去了河北河底做木工活。他不想回到山里。他是第一个下山在璧山生存的人,也是第一个把家人搬到璧山的人。他把房子卖给了他的哥哥木匠,他只有两个儿子,每人一个。他在合和溪街买了一个地方,并在这个小镇上建了自己的砖房。接着是凯叔叔的大儿子老方。首先,他去余庆做农活。然后他在凤岗县买了一栋二手房。在他把农场工作从余庆转移给他的二哥之后,二哥把它拴在余庆,两兄弟卖掉了房子。然后他们的三个兄弟,两个搬到昆川,一个在新民盖了房子。他们的搬迁具有象征意义。接下来是六叔的长子,国有企业,他在河北省租了一栋房子。接下来是第二个儿子,他被怀疑是hopeng creek的副手,他买了一栋有两层楼梯的二手房,楼上楼下。然后来了一个大木匠和他的第二个儿子,他们在山脚下的村委会旁边建了一座砖房。他在山上的房子是空的。游昌去黄图新村买了个地基,盖了栋房子。高的第三个儿子尤果和他的第二个兄弟搬出新房子后,他的名字是一所老房子。当他出去工作时,院子里的水坝杂草丛生。他带着儿媳妇在外面工作了一段时间,还在附近建了一栋砖房。然后他以一个精确扶贫家庭的名义在黄图新村买了一个基金会,把房子建成了一个新的村庄。政府以每人2700元的价格补贴它。在消除贫穷的关键时期,当"四个变化和一个层面"得到实施时,据说如果无人居住的房屋被拆除,政府可以补贴一笔钱。房子补贴200元一平方米,庭院坝补贴100元一平方米,大木匠的房子被拆除。然而,对于冬水田的斗湖来说,选择是将移民搬迁到王寨街。

目前,璧山的村庄里只有十几栋房子。

也有人回到璧山生活。这是国有企业六叔的长子。他在回到山上种植烤烟之前,在合和溪街租了一栋房子。他下山去杂货店当一名男子,买了一辆卡车,有了一辆交通工具。首先,他在一个叫官塘的地方种植烤烟。后来他觉得它仍然是山上的一个大盒子。日照长,适合种植烤烟。然后他回来了。他有一点成就感,他的三个女儿下山去河北溪街学习。大女儿2013年进入思南六中,2016年考入铜仁学院。最小的女儿也在2017年进入思南第六中学。作为一个精确的扶贫家庭,他的两个女儿在学校学习得到了相当多的补贴,山上的房子“从四维变成一维”。他说通往山的道路硬化后,山上的条件很好。他做梦也没想到水泥路会这么早完工。他已经有点像职业农民了。

在送孩子上学的问题上,璧山的人们也很关心。我们父辈的最高文化是初中。我们这一代最多只从初中毕业。在下一代,首先,家里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地上大学。然后,田家的女孩被贵州工业学院录取,包括国有公司的女儿,她被铜仁学院录取。随后,香树的儿子温璜、开元树、蔷和开树的小儿子西茂被同仁幼儿园师范学院录取。开元叔叔的小儿子国强在县城买了一栋房子,并请他的妻子为他的孩子开办一所初中。凯叔叔的儿子舒针和祥叔叔的小儿子黄刚也要求他的妻子在县城租房子陪他们的孩子上初中。刘叔叔的小儿子郭飞甚至在县城租了一栋房子,让他的儿子从县城的幼儿园读。我跟他们开玩笑说,如果没有其他家庭的孩子被大学录取,他们就不会这么着急了。他们有点尴尬

2017年璧山经过水泥路后,山上的条件越来越好,但人数却越来越少。根据我父亲的计算,居民人口已经减少到1959年饥饿餐后的状况,因为大多数人已经下山去工作和学习。由于道路状况的迅速改善,璧山的年轻一代已经用汽车取代了摩托车。例如,1909年初,张的儿子去安顺接他的儿媳,他自己开着其中一辆车。清港堡的毕畅的儿子去银江刘阳接他的儿媳妇,所有收到礼物的人都在车里。有张的大儿子,木匠的小儿子,毕言足田曼曼的儿子,青冈城堡玉子皮的孙子,他们都买了车。然而,据说有几个年轻人正在快速学习驾驶执照,包括那些暂时停止在深圳工作并回到县城学习驾驶执照的人。

璧山村的房子从根本上从茅草房变成了瓦房,从少到多,从多到少。道路变得越来越平坦,已经被修建成混凝土道路,而璧山上的人们不断下山,工作,学习,移动,寻找一点一点改变他们以前生活的方法,不断地重新获得他们自己的新生活,这实际上是很普遍的。

现在在璧山的村子里,如果我想见多年不见的人,只有三次可能。首先,在新年期间,外出的人必须回去见他们的父母、妻子和孩子。第二个节日是清明节,一些人总是回家向死去的亲人表达他们的孝心。第三是某个家庭的婚姻和葬礼。那些出去的人应该尽可能回到现场。这不仅是为了帮助33,354人,也是为了帮助每个人。也是为了延续不变的血缘关系。(黄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