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人类对它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

本文转载自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彭

2月1日,在武汉市汉口新华路,一队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旁边,一名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正在做防护准备。摄影/长江日报金

迎接“新皇太子”。《人类疾病》的新成员

本报记者彭

发布于2020年2月17日,编号935 《中国新闻周刊》

2月8日。国家卫生和健康委员会宣布,新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暂命名为“新冠状病毒肺炎”,英文中称为“新冠状病毒肺炎”,英文中称为“NCP”。然而,钟南山等人在第二天的最新预论文中将该疾病命名为“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急性呼吸道疾病(2019-nCovard)”,因为并非所有被感染的人都表现出肺炎症状,并且该名称涵盖了那些病毒检测阳性的患者,症状但没有明显的影像学表现。

正如对命名背后的病毒引起的疾病的理解不断更新一样,新皇冠流行病的传播已经超过一个月了。与疫情初期相比,参与一线治疗的医务人员在治疗患者,特别是危重患者的过程中,逐渐对这种全新的传染病有了初步的了解。

诊断标准之争

1月30日,一位患者去了北京中日友好医院的发热门诊。入院前咽拭子的新冠状病毒核酸试验为阴性,而A-flow核酸试验为阳性三次。当时,他有严重的肺炎症状,因此他住进了医院的负压单间,并接受了有创呼吸支持。然而,在随后的治疗中,医院进行了肺泡灌洗并采集了样本。2月5日,核酸检测结果显示新的冠状病毒呈阳性,并最终得到确认。

北京佑安医院感染科主任梁连春在接受《健康报》采访时表示,在湖北,患者出现多个咽拭子阴性、下呼吸道标本阳性的情况并不少见。“如果类似的病人住进普通病房,无疑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而对于医院来说,医务人员也会因隔离而减少。”

“假阴性”患者给感染患者的及时治疗以及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的相应反应和隔离措施带来了挑战。因此,检查部门和临床医生积极讨论并呼吁调整新诊断冠状动脉肺炎的诊断标准。

2月5日,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呼吸和危重病专家王晨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指出,检测病毒核酸的能力正在提高,但不同试剂的准确性各不相同,并非所有患者都能检测到核酸阳性。因此,大量有接触史和类似临床症状但其核酸尚未被确认的患者现在被归类为疑似病例。王晨说:“我建议将武汉的这类患者(如果有的话)列为临床诊断病例,因为确诊患者的核酸阳性率只有30%到50%,所以设立临床诊断等级是非常必要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微生物学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核酸检测的“假阴性”是由试剂、样本、个体差异和病毒自身特征造成的。“事实上,有时它可能不是一种试剂,或者样品没有收集,收集得不够好,或者病毒在标本运输过程中降解时间过长等。这是不能一概而论的。”

应采集呼吸道样本以检查新的冠状病毒,包括咽拭子、鼻咽拭子、鼻咽提取物、痰、呼吸道提取物、支气管灌洗液、肺泡灌洗液等。目前,新冠状肺炎的核酸检测主要基于咽拭子,即咽喉分泌物。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特殊性,不同的采样点对检出率有很大影响。

“肺部采样,即肺泡灌洗液的阳性率较高,因为下呼吸道病毒的量较大。”武汉同济医院呼吸与危重病医学部主任赵建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但是这种抽样方法是不现实的。因此,病人的

2月3日,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影像科副主任张效春给朋友们发了一封短信:“不要盲目相信核酸检测,强烈推荐将CT图像作为2019年非传染性肺炎的主要依据。”对此,许多临床医生表示,影像学不能取代病因检查,CT仅显示“可能性”,诊断需要核酸。中华医学会内科分会原主任委员、解放军总医院第一医学中心呼吸科主任医师刘又宁撰文指出,CT很难鉴别病原体,尤其是腺病毒、肺炎支原体等的CT表现与新型冠状病毒非常相似。

2月5日,国家卫生委员会发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将湖北省的诊断分类标准与其他省份的标准区分开来。在湖北省,对疑似病例的原始标准进行了拆分,并将原始“三”标准(即发热、白细胞减少或淋巴细胞增多以及肺部CT图像)拆分为两个。只要符合前两个标准,就将被视为“疑似”,这相当于放宽了疑似病例的标准。但与此同时,第三肺的CT表现被认为是“临床诊断”,这在湖北是一个新的诊断范畴。这暂时结束了关于CT和工具包的争论。

对疾病的了解只是冰山一角

许多复杂的新情况不断挑战人们对新冠状肺炎的现有认识。例如,钟南山等人的最新研究发现,新诊断肺炎患者的中位潜伏期为3天,但也发现有些病例可能长达24天。例如,2月10日,广西和河南披露了两例无症状感染病例,无症状表现分别达到16天和17天。

2月7日在着名医学杂志《美国医学会杂志(JAMA)》上发表的彭智勇等对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收治的138例NCP患者的回顾性分析发现,常见症状包括发热(98.6%)、乏力(69.6%)和干咳(59.4%)。

然而,与那些认为发烧是最明显的感染迹象的人不同,钟南山等人在2月9日发表了一份关于医学研究论文的预印平台medRxiv的文件,总结和分析了截至1月29日来自31个省的552家医院的1099个患者样本。发现只有约44%的患者在治疗时出现发热,即在患者感染新冠状病毒的早期,但住院后发热率达到88%。

对于危重病人,医生只有一两周的时间来夺取他们的生命。基于武汉中南医院的案例研究,彭智勇等人发现从症状开始到呼吸困难发展的平均时间为6天,平均住院时间为7天,平均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ARDS)时间为8天。

武汉同济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赵建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与之前的病毒性肺炎相比,NCP患者开始时非常温和,经过一段时间后,有些患者病情突然恶化,甚至在两三天内危及生命。北京协和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杜斌也表示,许多病例在发病初期只有发热和虚弱等轻微症状,但到了第二周,15% ~ 20%的患者症状会突然恶化,出现呼吸衰竭和其他症状。

杜斌估计新诊断肺炎的危重患者的总死亡率为10% ~ 20%。接管武汉红十字医院的四川省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主任黄晓波认为,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约为15%。武汉大学中南医院危重病医学部主任彭智勇根据医院的病例数据计算出危重病死亡率约为20%。

至于总死亡率,彭智勇等根据我院病例研究给出的统计数据为4.3%。钟南山等人的研究给出了1.36%的死亡率,但后者的确诊样本覆盖了更广的范围,包括武汉的483名当地居民,占研究总病例的44%。刘又宁指出,截至2月6日,湖北境外确诊病例数已超过8000例,但死亡人数为15人,死亡率为

对于特定的药物,根据之前的结果,人们对吉列公司的抗病毒药物瑞奇威寄予厚望。其他药物,包括中药,需要进一步的临床观察来确定其疗效。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上海医疗专家组组长张文泓在接受采访时说:“最有效的药物是人体免疫。我们的医生在做什么?这是为了帮助病人生存两个星期,生存下来,他自己的抗体会上升并具有强大的力量。”

彭智勇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对于重症患者,目前的治疗策略是维持,最重要的是确保吸氧,包括无创和有创呼吸机等。同时,应处理好患者的各种并发症,保证器官功能的运行。其余取决于病人的免疫力和体力。这种病毒不断复制和攻击免疫系统,所以如果病人的淋巴细胞很低,他存活的机会相对较低。

然而,免疫力不仅是人体抵御新冠状病毒入侵的武器,而且被认为会对自身造成攻击。李文亮,武汉市中心医院的眼科医生,引起了数亿网民的关注,在34岁时死于新的冠状肺炎。1月31日,《中国新闻周刊》也采访了正在重症监护室接受在线治疗的李文亮。当时,医生告诉他,他的病情的转折点是在这几天,但他的肺功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然而,在2月6日晚上,消息突然传出,李文亮的病情正在恶化,他于第二天清晨去世。

这种年轻、健康但突然病危的情况并不独特。对此,一些专业人士给出的一个可能的解释是“细胞因子风暴”,即认为年轻人有更强的免疫系统,对病毒入侵的反应更强烈,然后由于过度的免疫反应导致多器官受损。然而,彭智勇认为这只是一种理论。

赵建平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病人体内的病毒没有被很好地清除,所以病毒在一段时间后繁殖和复制,疾病变得更糟。“李文亮当时的局势肯定没有太大改善,反而恶化了,但仍处于僵局阶段,比以前稍微稳定一些,在一段时间内略有缓解。”

“由于我们还不知道新冠状病毒的发病机制,目前还不清楚对多种器官的损害是由新冠状病毒本身的毒性引起的,还是病毒侵入人体并导致其他细菌进入并发展这些并发症,也没有特定的药物。”杜斌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给重症特别是危重症新发肺炎患者的抢救和监测带来了很大困难。

对传播途径的再认识

在2月5日发布于国家卫生委员会网站上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基于“呼吸道飞沫和接触传播是主要传播途径”的观点,在之前对病毒传播途径的描述中增加了新的表述。“气溶胶和消化道以及其他传播途径”的新表述还有待澄清。气溶胶传播是指空气中的液滴混合形成气溶胶,吸入后引起感染。

2月6日,武汉东湖高新区,在“霍焰”实验室的自动化提取室中,华大制皂建立的SP-960样品处理工作站正在进行自动化核酸提取。摄影/长江日报周超

在2月8日召开的上海市防疫领导小组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防疫专家直接表示,新诊断肺炎的传播途径主要有直接传播、气溶胶传播和接触传播。气溶胶传播意味着空气中有病毒,所以像呆在家里或走在空旷的路上这样的安全场景会变得危险。

研究表明,一个喷嚏能呼出40万到200万个液滴,相比之下,一次咳嗽能呼出10万个液滴,一次大声打喷嚏能呼出3000个液滴。液滴尺寸范围从1到2000微米。一位微生物学家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就像打喷嚏一样,必须有大颗粒和小颗粒。气溶胶是指能够漂浮在空气中的0.2-10微米大小的小颗粒。

在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期间,香港淘大花园曾有一次集中爆发。321人感染了非典

Operation timed out after milliseconds with 0 out of -1 bytes received

成人视频国产|亚洲岛国免费高清视频|男女成人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