跪舔西方 黄之锋何韵诗持涉港法案副本拍合照被讽

Original Title:现在叛徒也开始使用证书了?

11月2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正式签署了两院通过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使其成为美国国内法。本条例草案的核心精神,是反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停止暴力和混乱,以及阻止中央政府在任何情况下挽救香港的局势。

对香港来说,这是一项“支持香港暴力法案”,它“搅乱香港”和“伤害香港”。

但香港有一些黑帮,这比他们的家族血统高贵许多倍。他们必须洗手,跪下来接受谢恩的财宝。

1

12月15日,黄之峰在脸书上贴出了自己和何运时的照片,何运时面带微笑,手里拿着一份账单。

他还在帖子中写道,他非常感谢美国国会工作人员千里迢迢送来由特朗普和佩洛西等美国政治家签署的《香港权利与民主法案》(Hong Kong Bill of Rights and Democracy)副本,以“铭记在心”。他还威胁说,明年逃到美国的罗、敖卓轩等人将继续致力于“游说”,以便美国实施所谓的“制裁机制”。

为什么,这是因为害怕所有的香港人不知道你是叛徒,而会给你看你的叛徒证明?他还特别扩大了特朗普、佩洛西和其他人在该法案上的签名,以增强你穿越太平洋的力量?

与黄之峰得意洋洋的脸书帖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香港网友在留言中忍不住嘲讽地笑了。

“下次记住特朗普的巴巴!”

“看,它有美国巴巴的签名!”

虽然他们在收到证书时非常活跃,但每次香港反对派组织大规模行动时,他们都无法被看到。

2

这不是第一个香港人跪着舔西方的例子。

11月2日,HKU和HKUST在同一片天空上演了一场闹剧,学生们向副校长“强行进宫”。然而,当这两所学校与外国校长会面时,原本咄咄逼人的学生立刻“变成了鹌鹑”。

一群黑衣人和蒙面人HKU愤怒了,冲到校长办公室,强迫校长张祥回应“要求”。然而,当外国副校长伊恩霍利迪出现时,学生们立即变得"聪明",不仅说话的方式微妙而恭敬,而且还使他们的脏话变得不可见。

谈话结束后,学生暴徒们给伊恩霍利迪让路,让他离开。

和大学生原本计划强迫科大校长与史蒂夫对话。外国副总统一写完信,他们就非常聪明,听了外国副总统的话。他们不再傲慢无礼。

当看到外国人时,黑衣暴徒变成“鹌鹑”的现象非常普遍。

之前,在理大,一名从事这一行业的学生曾在学校向美信经营的一家餐厅发起挑战,要求该餐厅的顾客不要到处点餐和喊口号。后来,外国教授来劝阻他们。从事这项工作的学生安静了下来,但杨教授一离开,这些人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此外,黑衣男子在街上闹事,给地面交通和市民的正常工作和出行带来极大的不便。一些住在香港的外国人不喜欢穿黑衣服的人在路上设置路障。他们上前清除路障。当愤怒的指控被提出时,黑衣人不仅不敢打人,而且一句话也不敢说。

3

香港学者严晓军曾经提到一个观点。他认为香港和内地有一种长期的疏离感。由于英国殖民者长期宣传和教育的毒害,香港人从未有机会仰望西方。然而,他们对大陆有一种优越感。香港回归后,这种优越感不但没有减弱,反而进一步加强。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意识到看世界的机会是多么珍贵。

一些了解香港事务的专家告诉刀妹,香港长期实行奴化教育,这种氛围是在社会文化中形成的。在香港的文化和教育中,他们把中国人视为下层阶级,而香港人则是中国人的上层阶级。

相比之下,在过去40年的发展中,中国大陆逐渐形成了仰望西方的心态和愿景,这对发展中国家来说并不容易,尤其是那些曾受殖民统治的国家。

首先,在中国争取民族独立的一百多年历史中,中华民族一直在争取民族独立。当向西方学习时,它并没有完全被奴役。我们有我们的毅力,那就是永远把中华民族的繁荣放在第一位。尽管社会上不时出现崇洋媚外的思想,但它从未成为主流。中国的国家主权从未丧失。新中国成立以来,它的脊梁一直很硬。在与西方世界打交道时,它不应该傲慢。它应该坚持我们国家的独立和国家主权。这些都是中国人的爱国情怀。它们是由5000年的中国文化遗产带来的。他们从未被打断过。他们没有被奴役和毒害的教育夸大。他们没有像香港那样形成一边倒的社会氛围。

二是改革开放40年带给我们的稳定和信心。我们的快速发展使中国人有了这种信心。我们不仅能站起来,还能让自己变得富有和强大。

此外,中国内地在过去数年的转变,扭转了内地与香港的关系。内地在很多方面超越了香港,也令一些香港人感到委屈。一方面,他们看不起大陆;另一方面,由于大陆的崛起,他们强化了“为什么现在比我们差的人还比我们好”的心态

当然,自香港修正案争议开始以来,各种媒体和媒体都提到了这些现象。当刀妹再次提及此事时,他不想夸大内地与香港之间的情感对立。应该指出的是,与我们对立的不是香港,而是自冷战开始以来西方不断的舆论和民众攻击。

在这种攻势下形成的香港舆论环境和社会氛围,在内部形成了一道无形的舆论墙。由于各种政策限制,即使在内地销售的商业上成功的文化产品,如《红海行动》 《流浪地球》,也不能在香港开放。即使展示出来,也不能在香港社会引起共鸣。相反,将会出现对所谓“强国心态”的不利的种族主义讨论。这不仅是一种制度限制,也是一种心理障碍。

但从积极的一面来看,舆论环境和社会氛围并非不可逆转。多年来的许多事件都证明了这一点。关键是你是否有努力工作的决心和长期工作的意愿来解决这个差距。

同时,大陆的全面发展永远是最好的见证。融入中国是香港未来的唯一出路。它不仅取决于持续的努力,也取决于持续的努力。(剃刀,李小飞)

来源:补充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