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外企 与快乐有关

爱上一家外国公司与幸福有关

2012

强化培训,集中团队

凯利,25岁,美国博雅公共关系有限公司客户总监

与传统雇主不同,博雅不要求个人表现优异,在每一份工作中都强调团队精神。在我到达公司后不久,我立即参加了一项计划工作:这个负责评估,那个负责寻找信息,其他人负责外联和撰写报告。

我们分工合作,在几天内完成了一份30P报告。当我得到顾客的认可时,我真的明白了博雅人的说法:“最好单独相处,最好在一起”。虽然我们每个人都是最棒的,但如果我们互相拥抱会更好。

除了团队合作,博雅的培训也是以小组形式组织的,以使员工充分意识到小组的重要性。为了提高员工素质,公司建立了自己的BMU虚拟培训中心。员工可以通过互联网互动学习,通过在线会议与不同国家的同事交流,并互相传递最新信息。

此外,BMU每年将举办三次集中培训,地点集中在亚太地区,北京、香港或新加坡是首选地点。我经常想,如果有一天我作为一名优秀的员工出现在亚太地区的各个角落,那该有多光荣。除了BMU培训,我们的大部分内部培训都是由外国分支机构的高级讲师进行的。每次我看到不同国籍、不同肤色的同事聚在一起进行热烈的讨论,我似乎都会回到伯明翰校园的教室。

我们的客户都是知名企业的中高级领导,个人素质非常高。与他们的每一次合作都是一个学习的机会。去年在阿尔卡特的慈善活动中,我用法语和阿尔卡特的副总裁交换了问候,感到非常自豪。

事实上,在一群优秀的人才中工作,我的进步是迅速而积极的。这是一家外国公司。当水落入大海时,我们的力量是坚不可摧的。

公共和私人时间由我支配

玛吉,28岁,她是英孚的项目经理。

我非常喜欢旅游,在英孚工作为我提供了这个领域最自由的平台。我在这里工作,每年至少在波士顿总部开两次会。会后,我可以从波士顿去其他欧洲国家旅行。此外,公司在许多国家都有自己的培训基地,优秀员工有机会参加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的“FAM之旅”培训。为了实现我的旅行梦想,我为什么不努力工作呢?

每周我都会收到总部发来的电子邮件“更新”,这让我们能够及时了解行业内外的最新发展。它被每个人昵称为“升级”。公司高度赞扬“尊重人,尊重知识”。让我们打个比方。以我的年龄和工作经验,虽然我目前只是一名项目经理,但我的收入非常可观。

我有一栋有两个房间和一个大厅的房子。我过着悠闲舒适的生活。如果我在国有企业工作,那是不可想象的。我们都知道,一般来说,国有企业应该注重资历,但是在外资企业,如果我的工作得到认可,我就可以得到相应的职位和工资,也就是说,收入和职位真正体现了我的价值,给我的工作带来很大的动力。

英孚的工作非常灵活。我的朋友经常在办公时间在咖啡店或购物中心碰见我。我并不是工作懈怠。相反,那是因为我工作效率高,所以那天完成任务后,我有闲暇去享受生活。只要周一交来的周计划让老板满意,剩下的时间完全由我自己决定。

老板不关心我的工作流程。他只在乎周五的周报上是否有他渴望看到的工作成果。有了这样舒适的工作环境和自由的时间,我不知道除了外国企业,其他企业在哪里都能找到什么。因此,我经常和朋友开玩笑说,在一家外国公司,我的收入、工作和个人时间都在我的控制之下。

有条不紊的脾气方圆

琳达,29岁,曾经是爱普生采购部的助理

我现在在一家小日资企业工作。有时一个人不得不同时处理几项工作。虽然这项工作很紧张,但对我来说只是小菜一碟。我工作很熟练,但是我

爱普生的主要产品是电机。电子产品的更新比时尚季节更快,所以每三周就有一群日本人来公司接受技术培训。培训主要围绕电机的发展和技术变革。最有益的是,我在技术团队中的同事,比如我,都是文职人员,经常接受培训,这为我的日语听说打下了良好的硬件基础。我曾经开玩笑说,如果我将来失业,我仍然可以依靠翻译谋生。

我过去常听人说日本企业管理严格,不够灵活,不能一步一步地工作。大学毕业后进入爱普生,证明日本人在管理上追求集中和纪律。我们的每一项工作都必须严格按照工作规则进行,即使是小事,也要有专门的人员来记录。起初,我对管理一切的方式感到非常不舒服,但后来一个小事件改变了我的看法。

一批货物晚了两天到达客户办公室。货运部门支吾其词,说责任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订购时交货时间延迟了。公司有一条规定,我们必须保存运输记录。我平日很忙,偶尔也会偷懒,并口头通知装运部门催货。结果,当事故发生时,他击中了枪口。我每月支付奖金作为我懒惰的代价。同时,我明白框架管理不仅是为了避免疏忽,也是为了促进我们组织的建立和一丝不苟。

加班在外国公司很常见,但日本人的日常工作方式也在这方面得到充分体现。爱普生不鼓励加班,并根据《劳动法》严格执行每周5日和每天8小时工作制。对于员工支付的额外工作,我们也决定按照《劳动法》的加班工资比例支付,这对我们非常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