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曾标新立异,现回归传统

十年前,80后刚刚开始工作,被贴上“非常规”和“与众不同”的标签。十年后,这些已经过了30年的80后被认为更加传统和宽容。其中33,354人工作更稳定,40%以上的人从未换过工作,已经是父母的80后对孩子有更传统的要求。昨天,复旦大学发布了“80后世界长三角社会变迁调查”。

该调查由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数据研究中心进行,重点是1980-1989年出生的一代人。它研究了这一代人的家庭、婚姻、就业、移民、住房、生育和其他方面。

“在过去的30年里,中国社会经历了历史性的经济和社会变革。长江三角洲地区的80后是这一巨大社会和经济变革的见证和经历。”复旦大学社会科学数据研究中心主任、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共政策专家委员会委员彭希哲教授表示,80后的生活经历和他们对社会的态度是学术界追踪和了解中国社会变迁、研究社会变迁对个人生活影响的最有价值的材料。

整体教育水平相对较高。

调查显示,80后受父母教育程度的影响,两者之间存在着积极的关系。父亲提高教育水平的每一年,其子女的教育水平平均提高0.42岁。母亲每年促进教育,其子女的平均受教育时间增加0.38年。

调查发现,80后总体教育水平相对较高,其中66%以上接受过高等教育,包括正规全日制专业课程、本科课程、成人高等教育专业课程和本科课程。此外,教育水平的性别差异不再明显。“以前的研究发现,80后的教育水平存在性别差异。”复旦大学教授沈奕斐说。

调查还发现,80后的教育水平与他们自我评价的健康和幸福成正比。超过一半的80后每天都感到非常快乐,他们的教育水平越高,他们的快乐就越高。然而,教育水平与储蓄意愿成反比,但与透支消费的支持程度成正比。

一般来说,80后受访者的就业率和就业率都比较高。超过40%的受访者从未换过工作,近30%的人换过一两次工作。他们的就业状况总体稳定。然而,社会的中坚力量仍然是60后和70后。在职位方面,只有近20%的受访者表示他们从事管理工作,其中只有1%是高级管理人员,5%是中级管理人员,12%是基层管理人员。

就收入而言,受访者平均年收入达到6万元,中位数为5万元。进入前10%的门槛是12万元,前1%需要30万元。此外,31.6%的低收入群体月收入低于3000元,54.1%的中等收入群体月收入在3000元至1万元之间,10.4%的高收入群体月收入超过1万元。调查发现,即使不考虑计划生育政策,80后的生育意愿也很低,40%的80后认为只有一个孩子是好的,56%的人认为有两个孩子是最好的。平均生育意愿为1.59,远低于美国和日本,城乡户籍的80后生育意愿也较低。

然而,对于“只有一个好孩子”的80后,94%的受访者确实计划只生一个孩子。对于“两个最理想”的群体,25%的受访者仍然计划只有一个。

对于自1980年以来一直是父母的人来说,超过3/4的受访者认为诚实、礼貌、孝顺和责任是非常重要的传统道德品质。不到60%的受访者还认为,对于孩子来说,具备敬业精神、成为好学生、保持和谐是非常重要的

对于“在没有利益冲突的情况下陌生人在多大程度上值得信任”,44.1%选择“完全不值得信任”,0.9%选择“完全值得信任”,3.3%选择“值得信任”,25.8%选择“不值得信任”,25.9%选择“不值得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