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白华 | 书法的章法之美,美在哪?

王羲之的话题魏夫人说:“如果你想写作,首先要做一些墨水研究,集中精神冥想,预测字体大小,挺直腰板,振动连接肌肉和脉搏,然后写作。如果是直的和相似的,如果形状像一个算符(即算盘上的算符),上下是平的,前后是平的,这不是一本书,但值得一提!”

这篇文章指出了后来《关格体》和《甘露书》的不足之处。我们现在喜欢魏晋六朝的书法。北碑上的无名人物有各种不守规矩的结构,这符合Xi的指示。然而,西直书《兰亭》仍然是历代的杰作,遥不可及。他不能自己写第二幅画,这是创作。

只有从这种“创造”中才能出现真正的意境。意境不是现实的自然主义模型,也不是抽象的乌托邦结构。它产生于深刻而丰富的人生经历、强烈的情感和深刻的思想。音乐家用它来做音符,书法家用它来写艺术书法,每一件作品的构图都是原创的,展现了独特的风格,丰富了人类的艺术收获。我们从《笔阵图》开始欣赏中国书法的美,这也印证了西直书的美学思想。

至于殷墟甲骨文和商周青铜器,它们的白布之美早已为人们所欣赏。青铜器虽然只有几个字,但它的形状简单而优雅,而布料巧妙而独特,令人深思不已。一个人走得越深,感觉就越深,感觉就越无边无际,就越无法理解。这绝不是几何学和数学能计划出来的东西。长金文也可以放松有序,充分表达书法家的自由和严谨。殷代初,汉字通常由纯象形文字组成,大小不同,标题不同。这些角色都在一个角色里,这显示了互相引导和接纳的美。中国古代商周青铜器铭文的构图之美让人相信,仓颉的四只眼睛已经看到了宇宙的神奇,并获得了自然界最深、最奇妙形式的秘密。歌德曾在他的作品中说过:“每个人都能看到主题,内容的意义可以通过努力来把握,形式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秘密。”

我们想窥探中国书法的构图和白布之美,探索它的秘密,首先必须从青铜器上的铭文开始。我现在想引用郭保军先生的《兰亭序》(杂志《由铜器研究所见到之古代艺术》,1944年2月,第3卷,第3号和第4号)中的一段来结束我的文章。郭先生说:“青铜器铭文改变了它们的等级、方向和位置,因为它们适应了各种器具的形状、用途和制造条件。结果,他们被迫采取不同的形式,这使他们更加多样化,增加了艺术价值。人们可以看到古代劳动人民是如何在他们的创作中与美国结合的。

声明:本文源网络的版权属于原作者。

如有侵权行为,请联系边肖,通知他删除,并返回搜狐了解更多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