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问明年经济成色 政策工具足增长不失速

本报记者:赵白志楠

明年的经济增长率会不会“破6”?基础设施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会反弹吗?监管政策如何变得更加积极?随着2020年的临近,这三个关键问题会影响投资者的神经。从综合机构和专家的角度来看,中国经济已经进入了中高速阶段,过分强调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是不合适的。然而,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的加大,财政政策有望更加积极。基础设施投资有增长空间,并将继续发挥支持作用,以确保经济不会停滞不前,并保持在合理的增长空间。

经济增长不会停滞

“中国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将保持在6.0%。”工行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石成预测,中国经济增速预计将逐季度呈现“慢V”趋势,第二季度有可能出现单季度增速“突破6”的情况。

"预计明年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继续保持稳定。第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可能进一步下降,然后开始稳定。全年将保持6%左右的增长率。从名义国内生产总值来看,明年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预计也将高于今年的中央水平。”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朱说。

海通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蒋超认为,考虑到“三驾马车”,中国经济增长有可能稳定在目前的5%-6%的水平。这一增长率预计将成为中国经济的中期底部,也就是说,未来5-10年的经济增长率预计将保持在这一水平左右。

程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逐渐取代增长率。在需求方面,居民福利将进一步优化。得益于大规模减税和减费,以及失业保险基金和高职院校扩招等社会保障政策,居民福利对经济下行风险的抵御能力增强,居民消费意愿对经济增长的依赖程度降低。在供给方面,全要素生产率将逐步提高,中国的科创正显示出具有投入产出比优势的“弯道超车”趋势。

投资仍将发挥辅助作用。

从房地产投资来看,中国银行研究院院长陈卫东认为,在坚持“住房不投机”和全面收紧房地产融资的情况下,明年房地产投资将从高位回落。

然而,据石成称,明年房地产投资增长的下行空间有限。这一轮房地产周期已经进入下行通道,土地购置费增速继续逐年下降。但是,由于前期住宅企业“高周转”战略的滞后影响,预计未来两年内积累的大量未完成项目将转化为建筑面积和竣工面积的稳步增长,建筑安装投资的弹性预计将持续到2020年底。

虽然高水平已经回落,但房地产投资仍将通过保持一定程度的弹性来支撑经济。为了促进明年房地产市场的稳定发展,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建议,一方面要防止货币外流刺激资产泡沫,另一方面要防止过度收紧造成重大金融风险。房地产驱动的上下游产业链条较长,因此有必要推进改革,使其更好地发挥经济功能,回归住宅和制造业属性。在稳定地价、房价和预期的同时,我们将利用时间窗口推进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

此外,朱认为,房地产投资的高增长率可以被基础设施投资的大幅反弹所抵消。从基础设施空间的角度来看,城市群未来的发展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户籍制度的不断放开、城市群建设的加快以及“交通强国”等战略的进一步落地,将继续为基础设施投资提供舞台。Pl

在货币政策方面,摩根士丹利华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军表示,未来中国央行可以继续下调多管贷款利率,实现较低的市场利率向贷款利率的传导,传统的降息仍是央行未来政策操作工具箱中的一个选项。

朱预测货币政策的重点将从缓解融资困难转向缓解融资成本。据估计,2020年中国将两次下调多边基金利率,实际融资利率预计将继续下调,准备金率将围绕“三个档次、两个优势”下调100-150个基点。

在财政政策方面,朱认为2020年仍将是“增力增效”的一年。其中,“提高效率”的重点是推广特种债券作为资本,增加基础设施建设的倾向。“增加”在于广义赤字的合理上升。他预计,财政赤字率将提高到3%,广义赤字将适当增加,其中包括增加3万亿元的地方专项债务。与此同时,它将推动降低项目资本的比例,并进一步引入创新的政策工具。

与货币和财政政策相比,任泽平认为在当前的宏观政策选择中,财政政策比货币政策“更好”。在防范和化解风险的重要性凸显的背景下,财政政策作为一种结构性政策,不同于总体货币政策,更有利于扩大内需、降低成本和调整结构。除了增发特种债券、扩大赤字外,还可以进一步优化减免税方式,如降低社会保障率和企业所得税率,增加国有企业资产利润上缴比例,避免税收过度下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