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贝尔IPO迷雾:股权转让疑存“猫腻”

吉布的首次公开募股迷雾:可疑的股票转让;主要产品的毛利率奇怪地超过90%

。资料来源:时代财经

原全哲明

销售成本是研发成本的13倍。

江苏吉宝制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宝”)将迎来资本市场的重要一天。1月17日,吉布的第一轮将由市科技创新委员会审议通过。

招股说明书显示Gibel是一家位于江苏省镇江市的制药公司。其主要产品是李克军片,占口服抗美白药物市场份额的80%以上,李克军片占吉贝尔主要收入的70%以上。

从2016年到2018年,吉布的收入分别达到4.44亿元、4.52亿元和4.85亿元。吉贝尔估计,该公司2019年的年营业收入预计为5.22亿元至5.51亿元,其净利润预计将超过1亿元。

耿,吉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持有公司50.51%的股份。根据募集资金的估值,耿上市后将价值超过10亿元。根据科学委员会第一周的调查,耿的社会地位将在2019年中国胡润百富榜上位列江苏前100名。在吉宝注册地镇江,耿在镇江富豪榜上排名第四,仅次于俞樾医药的父子、沃德机电的、大全的徐光福父子。

时代周刊发现招股说明书中实际控制人耿的简历非常简单。然而,在《审查质询复函》等文件中,耿及其高级管理团队的经历浮出水面,疑为种种问题。此外,该公司旗舰产品李克军的历史来源和销售秘密也被曝光,这被怀疑揭示了该行业的“潜规则”。

北京市曲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杜廉律师认为,实际控制人是公司实际经营和决策的真正主人,他的工作经历对整个公司的经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因此,实际控制人的信息披露应尽可能详细,以便投资者能够充分了解实际控制人。一般来说,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简历应该具体到一月份。

对股权转让的质疑

真实控制人耿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简历非常简单。2001年11月之前的简历没有具体的年份和月份,只是列出了具体工作时间和职位没有披露的工作单位。特别是镇江第二制药厂和镇江吉伯尔制药公司(以下简称“镇江吉伯尔”)的工作时间和岗位,与吉伯尔的关系十分复杂。

但是,在上交所的回信中,吉贝尔透露了耿和吉贝尔在镇江第二制药厂(以下简称“镇江第二制药厂”)和镇江吉贝尔的主要人员的工作时间和职务。为什么耿没有透露他在镇江第二制药厂的具体时间和工作情况?根据吉宝控股股东镇江中天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天投资”)在招股说明书第50页披露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出端倪。

1996年1月至1999年4月,耿担任镇江市第二制药厂厂长。在此期间,耿与镇江第二制药厂的同事共同成立了中天投资有限公司。此外,这些同事都在镇江第二制药厂担任重要职务。例如,韩崇英担任副主任、副总经理,吴英担任质检主任兼总工程师,倪茂云担任办公室主任兼副书记,童龙生担任办公室副主任兼副主任。

现在,这些人在吉布也身居要职:耿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倪茂云是董事,童龙生是监事会主席,韩崇英是监事,吴英是副总经理。

1993年,镇江第二制药厂,一家集体企业,与一家外资在镇江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

镇江第二制药厂也宣告结束。该制药厂成立于改革开放之初,自1996年以来一直处于停业或半停业状态,1997年底完全停业。1999年5月20日,申请破产。镇江吉宝以1762万元获得镇江第二制药厂的资产,2000年镇江第二制药厂被正式注销。

与此同时,镇江第二制药厂的耿厂长等人也有了新的职位。耿任镇江吉宝董事长,后任总经理。童隆起等人也身居要职。

2001年10月31日,中天投资发起成立吉布公司,吉布公司的前身。11月15日,吉布公司决定收购镇江吉布的全部资产,镇江吉布进入吉布。2006年,镇江吉宝被吊销营业执照,2013年因未能在规定期限内进行2004年度检验而被正式取消。根据审计询问函的回复,吉贝尔表示,包括主要产品相关生产技术在内的专利技术是在公司成立后获得的,与镇江第二制药厂、镇江吉贝尔无关。

然而,招股说明书的第145页显示,吉布的主要产品李克军平板电脑最初是由名望和鲜血制成的。最初的研究处方是镇江制药厂,然后是镇江第二制药厂,然后是镇江吉贝尔,最后是吉贝尔。

李克军占吉布公司主要收入的2/3以上,在报告期内甚至有所增长,从2019年1月到6月达到72.53%。毫无疑问,这是吉布的“摇钱树”。招股说明书第337页

显示了其单位成本和单价。报告期内,每标准盒李克军片剂的单位成本在2.81元至3.31元之间,2018年为2.91元。然而,吉贝尔的审查和询价函第258页和第259页显示,新增的五大供应商恒祥印刷有限公司和吉贝尔的采购单价分别为5.34元和5.32元,超过了其单价。李克军平板电脑的成本价不包括包装盒吗?在报告期内

李克军平板电脑的毛利率超过90%,也就是说,李克军的成本价不到3元,到患者手中增加了近14倍,接近40元。这些相差近14倍的差异去了哪里?

招股说明书显示,报告期内,吉宝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3亿元、2.3亿元和2.5亿元,同期的研发费用分别为1675万元、1714万元、1960万元和1084万元,销售费用是研发费用的13倍。

在销售费用中,学术推广费用最高。报告期内,吉伯尔的学术推广费分别为9074万元、9154万元、1.07亿元和5977万元,远远高于同期的差旅费和员工工资。招股说明书显示,学术促进费实际上是根据学术促进会议的召开而收取的。然而,招股说明书只列出了学术推广费的前五名接受者,学术活动的细节没有披露。

Gibel招商项目也是以李克军平板电脑为主体的生产基地建设,占招商项目总投资的60%以上。然而,招股说明书第128页显示,包括以李克军片为代表的化学药品在内的临床升白药的市场份额正在逐渐下降。从2016年的9.72%降至2018年的5.14%,根据审计查询函第407页披露的现有市场数据信息,李克军的市场份额也从2016年的7.06%降至2018年的4.28%。这也值得吉贝尔的投资者关注。

时代财经与经济部就上述问题多次联系吉布。截至本报告发表时,尚未收到任何答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