丙肝药进医保:不设底价的竞争性谈判 药企表示很累

丙型肝炎药物进入医疗保健:无保留价格的竞争性谈判制药企业说“累了”

曲义贤

回顾11月中旬的医疗保健竞争性谈判,吉利科技全球副总裁兼中国区总经理罗永清表示,“四个产品讨论了两天”,这并不容易。

经过半个月的谈判和后续谈判,2019 《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终于在11月28日正式发布,将于2020年1月1日正式实施。

据了解,今年的健康保险谈判涉及150种药物,包括119种新药和31种新药。其中,有70种新药通过谈判进入健康保险目录,其中第一次进入目录的三种丙型肝炎特效药尤其令人关注。经过这一轮调整后,2019年版的目录包含2709种药物。

在本次谈判中,吉利成功谈判了4种新药,包括2种丙型肝炎特效药33,354,分别是双丙膦酰胺(商品名:夏范宁)和唑磷酰胺(商品名:普罗帕酮)。这两种药物和梅尔卡多公司的易尔巴韦杰拉里弗(商品名:泽比达)是仅有的三种进入健康保险系统的治疗丙型肝炎的特殊药物。进入医疗保险体系后,药品价格平均下降85%以上,每疗程费用从5万多元下降到1万元。

夏范宁和西贝达是丙肝1b治疗药物,通过竞争性谈判进入名单。与以往一对一的传统谈判方式不同,竞争性谈判是医保局对丙肝1b治疗药物采用的一种全新的谈判方式,即不设最低价,企业自行报价,根据报价从低到高确定选择的品种。

罗永青告诉《经济观察报》,具体丙型肝炎药物的竞争性谈判是一场“游戏”,因为双方心理价格不同,普罗帕酮的谈判持续了2个小时。

竞争性谈判

福建制药设备联合采购中心主任宋琳参与了丙肝1b治疗药物的谈判。他透露了谈判过程:经过专家评审、投票选择和与企业谈判意向的确认,吉利、墨卡托、艾伯维和歌利制药4家企业的6种药品(。香港),进入了最后的谈判。医疗保险局首先对6种药物的临床疗效进行评价和评分,然后企业对报价进行打包。谈判小组根据规则对企业报价进行现场转换,确定谈判结果。

罗永青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企业报价不是药品本身的价格,而是包括初筛等在内的治疗过程的包装价格。而普罗帕酮的谈判在吉利的领导下进行了两个多小时。根据谈判规则,产品的谈判时间是半小时。

“竞争性谈判”规定,第一选择是以最低报价中标。如果报价相同,将选择临床评估得分最高的候选人。这也意味着谈判团队不仅需要对企业声明的数据进行分析和判断,还需要对声明的数据进行转换和比较,以做出结果判断。

数据的测量尤其重要。今年8月,国家健康保险局宣布了将要谈判的药物数量。9月初,组织临床专家开展药物临床示范,作为药品价格计算的参考依据。同时,组织药物经济学和健康保险基金计算专家进行平行计算。

根据之前的计算结果,健康保险局协商了两组数据:一组是包括最低国际价格的药物经济学数据,另一组是药物可能影响健康保险基金金额的数据。

罗永青坦言,两小时谈判的原因是“无法达成共识,双方底价不同”。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心理代价。一些制造商在谈了五六分钟后就退出了,因为价格“没有达到目标”,没有谈判的余地。只有当价格下降到基础价格的15%以内时,才有谈判的余地,两个出价没有达到目标,就出局了

竞争性谈判是最好的方式吗?罗永青说,有很多想法,“我相信国家健康保险局在竞争谈判中做了认真考虑。由于丙型肝炎的特点,特别是丙型肝炎GT1b的特殊性,采用了竞争性谈判。

对于跨国公司来说,成功谈判的前提是底价得到总部的批准,否则就不会使用好的谈判技巧。罗永清透露,吉利中国做了各种考虑,预见了各种情况,写了详细的报告,最终得到了总部的批准。梅尔卡多高级副总裁兼中国国家主席罗万里说:“在2019年国家健康保险目录中,只有两种直接抗病毒药物被批准用于治疗健康保险范围内的基因型1b丙型肝炎。易尔巴韦格拉立夫片就是其中之一,它代表了中国政府对该药物在丙型肝炎治疗领域的重要价值的认可。”

将特定药物纳入医疗保险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和国家传染病临床研究中心主任王辅生在之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丙型肝炎是一种慢性疾病,严重危害人们的健康。在我国,约有760-1000万人感染了慢性丙型肝炎病毒。未接受及时治疗的患者通常在三个阶段表现出典型的自然病程:慢性肝炎阶段、肝硬化阶段和肝癌或肝衰竭阶段。

世界上传统的丙型肝炎治疗方案是使用干扰素,但需要注射干扰素,患者依从性差。口服DAA药物(口服直接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更方便。

2018年,许多创新的丙型肝炎药物在中国获得批准:4月,梅尔卡多用于丙型肝炎的直接口服抗病毒药物易北河(Elba Wegera Rive)获准上市。5月,杰利的“第三代吉”槐果布韦韦帕他韦片被批准用于治疗所有基因型1-6的丙型肝炎;今年6月,国内制药公司格力制药(Geli Pharmaceuticals)批准了一种创新的抗丙型肝炎1类药物达那韦(商品名:GNV)。11月,吉利的“吉利二号”乐迪牌威索普步威牌被批准目前的药物有几个特点:服用方便、疗程短、安全有效、治愈率高、价格合理(进入医疗保险后)。服用方便主要体现在完全口服药物而不注射。疗程较短,主要为12周。药物安全性和患者耐受性都很好,没有明显的不良反应,关键是临床治愈率接近100%,”王辅生说,问题是药物治疗的费用很高,4年前在美国治疗的费用是每天1000美元,而在我国进入医疗保险之前一个疗程的治疗费用是-元。

丙型肝炎药物市场是一个“治愈”市场,患者治愈率逐渐下降。吉利是一个丙肝巨人。自2013年推出丙型肝炎药物以来,吉利已推出四种丙型肝炎药物,2016年丙型肝炎药物销售额接近200亿美元。随着患者的逐渐康复,预计2019年销售额约为30亿美元。

获得健康保险也意味着大幅降价。罗永清说,政府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造福老百姓。企业应该考虑健康保险局的价格是否有利润。因此,获得健康保险是使产品对患者开放、政府健康保险负担得起以及企业研发可持续的平衡点。”总部对在中国的销售有所期待。我们已经在中国列出了“冀一代”、“冀二代”和“冀三代”。我们绝对需要商业回报。“

在此次调整之前,医疗保险目录中只有一种丙型肝炎干扰素疗法,治疗时间为1年,治愈率约为50%。三种新药进入后,DAA(口服直接抗丙型肝炎病毒药物)丙型肝炎药物用时约12周,治愈率为98%。

但是,三种丙型肝炎药物的医疗保险支付标准(企业与国家医疗保险局共同约定的医疗保险支付标准为基金支付和患者个人支付的总和)尚未向社会公开,企业与国家医疗保险局之间有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