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战“疫”·一线见闻】“医护团队里我年龄最大,理应冲锋在前做好表率”

[武汉战争疫情,第一线信息]

光明网记者李政委和季春红蔡琳

在湖北武汉战争疫情的第一线。收容所医院是实现“所有应收账款”的一块压舱石。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国家(广东)紧急医疗救援队作为第一个进入避难所的医疗队,先后转战“江汉避难所医院”和“江汉开发区避难所医院”。

54岁的孙洪涛在这个由57名成员组成的80后团队中扮演着“特殊角色”。作为一名有着31年党龄和22年军龄的老党员和老兵,他总是站在冲锋的最前线,不断鼓励每一个人。队员们都说,“孙博士是我们前线的“老大哥”。看到他仍在前线战斗,我们感到鼓舞。”

收容所医院的病人与孙洪涛

孙洪涛合影,这位急救老兵对武汉并不陌生。1998年长江洪水时,孙洪涛还穿着军装,作为军医来到武汉抗击洪水。虽然孙洪涛出生于骨科,但他已经在急救领域奋斗多年。他说,“我只想为武汉人民做我能做的一切。我想帮助团队中的年轻人支持自己,给每个人信心。”

2月5日清晨,医疗队接到通知,他们将于6日一早进入船舱接受病人。作为医疗队中年龄最大的医生之一和医疗队队长之一,孙洪涛自愿申请第一批进入收容所医院。入院前一天,他练习了几次如何脱下防护服。"只有保护好自己,面对传染病,他才能对病人负最大的责任。"

那天,武汉继续下冷雨,最低气温接近零摄氏度。孙洪涛穿着密封的防护服完成了6个小时的工作后,汗水已经浸透了防护服里面贴身的衣服。“他年纪最大,但他总是勇往直前,从不把自己的资历当回事。三天来,他每天都带头走进小屋,然后才打开小屋。”团队中的一位90后医生李文军说。

江汉收容医院刚投入运行时,一切还在摸索中,管理还不完善。在连续三天进入机舱后,孙洪涛一离开机舱就通过微信和电话将自己的工作经历传递给他的队友,从查房到处理病人问题,再到转移危重病人。

孙洪涛膝盖有旧伤。为了适应穿防护服8小时不吃不喝不上厕所的工作环境,他强迫自己每天有规律地锻炼。“俯卧撑、仰卧起坐、蹲马步,每天至少半个小时,我不能摔倒,给团队带来麻烦。”孙洪涛说。

收容所医院的大多数病人都患有轻微的疾病,但他们突然来到一个陌生的环境,通常都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作为一名拥有20多年临床经验的医生,孙洪涛每次值班都要为4至8个病房的300多名患者逐一查房,尽力为每位患者解决问题,安慰每位患者。

1906年江汉收容所的病人是一名大学教师。住院一周后,他不再发烧或咳嗽,但他变得越来越焦虑。孙洪涛和他谈了很多次,解释了离开船舱的具体标准。病人慢慢放松下来,给孙洪涛添加了微信。两人同意“在疫情结束后再来武汉团聚”。

孙洪涛今年和病人在收容所医院度过了元宵节。3018号病床上的单山(化名)在病房里的心理状态较好,也是最乐观的。那天晚上,当姗姗得知孙洪涛有两个未成年的孩子时,她立刻被感动了。“这么好的手机千里迢迢赶来照顾我们,我们相信我们能坚持到底。”

"我是武汉某中等职业学校教师孙教授的病人。在查房时,马国玉是细心、耐心和热情的,在工作中是一丝不苟的,在为病人着想时是焦虑的,在为武汉人民奉献一切时是无私的……”这是一个病人在避难所里通过孙洪涛的微信留下的信息。

在避难所里,不仅医务人员在鼓励病人,而且一些病人也充满力量,鼓励医生

2月24日,孙洪涛医疗队来到江汉开发区方舱医院。孙洪涛完成了新小屋的第一个夜班。“庇护所的诊断和治疗不同于传统的医院诊断和治疗,需要一个有经验的人来负责协调。我是队伍中年龄最大的,见过许多意想不到的情况,也曾多次进入庇护所。因此,我现在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

[主编: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