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谊兄弟电影主业摇摆致巨亏,实景娱乐项目一地鸡毛

华谊兄弟(300027)。SZ)从被提议“移除单一电影”到再次专注于主要电影产业,仅专注于主要电影产业四五年。在主要电影产业摇摆不定的背后,留下了一个烧钱的新项目和“失语”的主要电影产业。

近日,华谊兄弟披露了亏损10.9亿元的年报,引起业内热议。数据显示,华谊兄弟2018年实现营业总收入38.91亿元,同比下降1.40%。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93亿元,同比下降231.97%;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11.81亿元,同比下降1001.40%。

2018年,当影视行业不景气时,影视公司的损失并不是独一无二的。鲁花白娜的非净利润(300291。深圳)和雷媒体(300251。影视巨头深圳分别为-18.47亿元和-2.85亿元,但显然华谊兄弟的损失更大。业内人士向蓝鲸产经新闻记者指出,华谊兄弟的损失主要是商誉受损造成的。然而,从业务角度来看,该公司经过水文旅游项目的反复试验后的收入并不理想,这也是其业绩不佳的重要原因。

电影和现场娱乐没有爆炸式增长,2018年是中国电影电视行业充满变数的一年。在整体票房增长率降至1位数(7.8%)的背景下,大型影视公司更难出口“爆炸式增长”。然而,前《一哥》华谊兄弟在2018年只有《芳华》和《前任3:再见前任》部跨期电影,总票房为19亿元。然而,像《云南虫谷》和《胖子行动队》这样的电影的口碑和票房都低于预期。其中,一度被视为突破10亿元的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最终仅获得6.06亿元的票房收入,远远低于预期。

相比之下,北京文化(000802。深圳)作为一家新转型的文化公司,先后赢得了《我不是药神》、《流浪地球》等爆炸模型。该公司董事长宋歌公开表示,万达电影这样的大公司流程复杂,可能会错过一些好剧本。

除了大公司的通病之外,华谊兄弟还有转型留下的缺陷。“华谊兄弟2018年在电影市场普遍表现出色,这可能与他们转向电影有关。这导致华谊兄弟无法像其他公司一样积累这么多脚本。”影视投资者曹海涛告诉记者蓝鲸奖金的事。

据悉,华谊兄弟在2014年首次提出“去看一部电影”的策略。当时,该公司董事长王钟君表示,由于电影市场的巨大变化,华谊如果只开一家电影公司,很容易陷入困境。因此,华谊将寻求多元化发展,并减轻电影业务对演出贡献的压力。

自此,华谊兄弟投资了27亿多元在手旅游企业帅科技(300315)。深圳)、韩隐科技、英雄互动娱乐等项目。然而,从投资后管理来看,华谊兄弟更像是一家投资公司,没有在主营业务和竞标之间产生任何转移。与此同时,华谊兄弟也进军文化旅游产业,宣布建设几个文化旅游小镇项目。

然而,目前主要电影行业没有爆炸,新项目没有利润的局面,已经迅速使华谊兄弟的资本流动吃紧。CICC分析师指出,华谊兄弟的长期股权投资相对较高,短期资本面临压力。近年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进行长期股权投资,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司经营活动的现金流。

为了解决资金问题,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公司创始人王钟君和王中磊已经多次承诺入股。根据华谊兄弟最近披露的公告,王钟君持有的公司股份已被质押,共计4.94亿股

尽管华谊兄弟在财务报告中表示,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商誉减值,但一些内部人士指出,投资吕雯镇也是其资金紧张的重要原因。

从“简化电影删除”开始,公司中真实娱乐的比例一直在增加。据数据显示,自2018年以来,华谊兄弟电影世界(以下简称“苏州项目”)和华谊兄弟电影城(以下简称“长沙项目”)相继开业。

事实上,华谊兄弟从2011年起就开始在中国开设现实生活娱乐节目。据媒体报道,华谊兄弟现场娱乐将完成全国20个项目的布局。华谊此前还公开表示,现实生活娱乐行业将是该公司未来电影衍生品业务的主要收入来源,该公司可以从品牌授权、门票分享和股权收入中获得收入。

但从2018年财务报告来看,华谊兄弟品牌授权和实体娱乐部门的营业收入为1.5亿元,同比下降42.15%。华谊兄弟的相关工作人员在接受蓝鲸子午线记者采访时表示,每个项目的进度都有时间上的差异,导致每年收集进度不同。当整个国内文化旅游市场成熟,奖金爆发期到来时,相关部门的绩效收入预计将大幅提高。

“华谊兄弟一直将迪士尼和其他全球娱乐公司作为现场娱乐的目标,但作为一家娱乐公司,其资本不如房地产公司强大,没有优秀的知识产权很难扩张。”曹海涛对蓝鲸子午线记者的分析。

靖建智库分析师周祁鸣直言不讳地告诉蓝鲸产经新闻记者,华谊兄弟未能完成现实生活中的娱乐项目,该项目的首席执行官已经离职。从内容的角度来看,没有优势。

据了解,尽管不受业界青睐,华谊兄弟仍将在2019年开设1-2个现实生活娱乐项目。在乌镇和古北水乡都面临游客数量下降的背景下,华谊兄弟的旅游小镇如何解决赢得顾客和盈利的问题也是外界共同关心的问题。对此,华谊兄弟没有对记者的采访做出积极回应。

很难回到主营业务,而电视台团队的阿里

目前,真正的娱乐项目利润仍远未稳定,华谊兄弟将回归主营业务电影作为扭亏为盈的焦点。

王钟君在投资者大会上表示,未来他将深入公司运营,亲自掌管公司核心业务,定期调整公司战略,聚焦“电影场景”,增强核心竞争力。

在长时间没有爆炸性电影后,2019年1月,华谊兄弟宣布与阿里影业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双方同意在华谊兄弟影视项目控制、艺术家开发、衍生品开发、营销服务等领域建立全方位的业务合作。与此同时,阿里影业计划向华谊兄弟提供为期五年的7亿元贷款。

业内人士认为,“阿里团队”的合作显示了华谊兄弟专注于主要电影行业的决心。与阿里牵手,在一定程度上也将为华谊兄弟的资金提供一些保障。

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华谊兄弟对主要电影产业的关注并不顺利。根据公司业绩报告,2019年第一季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损失接近9400万元,主要是由于公司电影业务优化导致春节档案缺失,导致电影意外上映,戏剧收入同比下降。

作为回应,曹海涛告诉蓝鲸贡多拉记者,华谊兄弟2019年的开幕年是不利的,但这仍然与电影有关。公司负责人王钟君的深度回归,势必会对公司未来电影的质量和成本产生影响,并可能对提高其首部电影的市场表现起到积极作用。

此外,上述